您好,这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三农之声》栏目综合发布平台!
2020年07月12日 08:14:30 星期日
首页 > 法治

法治

江西乐安杀人案:嫌犯5月出狱后无正式工作 早年“又赌又偷”

时间:2020-08-15 16:42 |编辑:央视三农之声|

 厚坊村和曾春亮熟识的村民称,嫌疑人在20岁左右就前往浙江打工,曾在鞋厂制鞋;今年5月刑满释放后,一直没有正式工作,在村中也没有自己的住房,大多时候借住在哥哥家。

▲8月14日,厚坊村附近有大量人员参与对曾春亮的搜捕。新京报记者雷燕超摄

新京报记者 魏芙蓉 雷燕超 实习生龚正杨 编辑 陈晓舒 校对 柳宝庆

8月13日,江西省抚州市乐安县山砀镇厚坊村一名驻村扶贫村干部遇害身亡。而在此前六日,该镇山砀村一对老年夫妇和其孙遭遇锤杀,2死1伤。

新京报从抚州公安处了解,案件作案人高度疑似为厚坊村刑满释放人员曾春亮。乐安县警方的通缉悬赏金额由5万元提高至30万元。

凶案阴影未散,新京报记者看到,山砀村和厚坊村内,村民门户紧闭,乡道上少见行人。

厚坊村和曾春亮熟识的村民称,嫌疑人在20岁左右就前往浙江打工,曾在鞋厂制鞋;今年5月刑满释放后,一直没有正式工作,在村中也没有自己的住房,大多时候借住在哥哥家;如今,两起命案后,曾春亮的哥哥也已移居县城。

在曾春亮的老家山砀镇厚坊村,围绕曾春亮的搜捕,既环村展开,也深入山林,无人机和警犬同时出动进行搜索。新京报记者在8月13日晚间看到,大批警力连夜进行地毯式搜捕,有当地公安、武警、民兵等千余人。厚坊村一带位于当地一处山间,周围丛林茂密,即使天色已黑,仍有民兵持竹棍和手电筒在村庄周边搜寻。

8月14日,搜捕工作持续进行中。据媒体报道,厚坊村附近山林达两万余亩,仅厚坊村就有5000多亩山林。乐安县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现场投入到搜捕工作中的各类人员有4000多人。现场的搜捕人员大致分为四部分:主要力量集中在山林的搜寻,另有人力负责村庄的来回巡逻和值守各类路口。对于因村民外出打工后在村内留置的空房,也有专门人员负责搜索。

截至发稿前,针对嫌犯曾春亮的搜捕工作仍在进行中。

━━━━━

村干部:嫌犯藏匿村委会,驻村干部遇害

六天内的两起凶案,让原本人数就不多的乐安县山砀镇厚坊村更加空寂。有村民称,部分村民搬往他处暂住,仍留在村中的村民则在晚上早早关门。

▲8月14日,厚坊村内的乡道上几乎难见行人。新京报记者魏芙蓉摄

8月14日,新京报记者看到,有公安民警在镇上通往厚坊村的道路上沿途设卡。曾春亮亲属的房屋四周,也有大量民警和武警值守。案发地之一的厚坊村村民委员会大门紧闭,院落内未见人影,院外围墙拉起了警戒线。

一天之前,乐安县医保局驻村干部桂高平在位于厚坊村村委会二楼的休息室内被杀害。警方通报显示,正全力抓捕犯罪嫌疑人。抚州公安的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案件作案人高度疑似曾春亮,其也是8日山砀村凶杀案的疑凶。

厚坊村村干部黄旭丽回忆,13日案发时,包括桂高平在内,现场共有3名驻村扶贫干部。

当日早上8时左右,“他们三人开了(村委会)门,下了车,桂主任先拎包上去,去房间放东西,另外两个人在楼下还没来得及上去”。黄旭丽称。

据黄旭丽了解,桂高平在进入房内后遇到了曾春亮。平日开展工作期间,三名驻村干部一直吃住在村委。厚坊村一名村民也告诉新京报记者,村委会二楼有两间房间都是给村干部平时休息所用。

13日,为保障值守特警的食物供应,平时常值守在村委会的黄旭丽前往采购食材,离开村委会后的数分钟内,惨案发生。

当黄旭丽听到消息再度赶到村委会时,门口已经拉起了警戒线。

▲8月14日,厚坊村村委会在案发后拉起警戒线。新京报记者雷燕超摄

当地村民提供的一段现场视频显示,案发的房间陈设不多,主要的家具有两张床、一把皮椅和立式衣柜。而桂高平倒在了靠近门的床侧,鲜血染红了床罩和他的白色上衣,床边还遗留有一根长木棍。

今年57岁的桂高平,是三名驻村干部中年龄最大的。黄旭丽介绍,桂高平是2019年中旬来到厚坊村驻村,为人和善,“说话都不会太大声”;也极富爱心,“一只小狗到我们村委会门口来了,他都会给它喂食”。

驻村开展贫困户的帮扶工作中,村里一贫困户常年在外务工,桂高平会主动找到黄旭丽了解贫困户家里情况,“孩子高考分数线出来了,他也会找我讨论怎么帮他们申请助学(救济)”;遇到特别困难的家庭,桂高平还会自掏腰包为其买生活物品。

厚坊村四面环山,8日的山砀村凶案之后,黄旭丽称,有消息显示嫌犯曾春亮逃匿至厚坊村深山,大批警力赶赴厚坊村巡山搜捕,考虑到驻村干部的人身安全,厚坊村村干部曾劝3名驻村村干回家休息。

黄旭丽提到,即使在此期间,几名驻村干部也在村委会坚持工作到很晚才下班返家。

▲8月14日,厚坊村一带,参与搜捕的车队。新京报记者雷燕超摄

━━━━━

遇害村民家属:曾与嫌犯正面搏斗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8月8日,在山砀村康月(化名)家中,嫌犯曾春亮入室行凶,造成康月家两死一伤。

8月14日,记者在山砀村受害者康月家中看到,其一楼大厅内铺设了简易灵堂,为去世的家属悼念。

康月的哥哥康先生回忆,2020年7月22日,母亲在自家三楼突然遭遇一陌生男子,“躺在三楼卧室地上”。发现陌生人闯入后,母亲发出呼叫声并立刻试图关门逃走,不料被对方甩倒在地。

“他一只手掐我母亲的脖子,一只手用螺丝刀抵住我母亲的喉咙,不让她出声”,彼时,康先生听到呼叫后从楼下赶来,与曾春亮进行正面搏斗,在抢夺作案工具的过程中,康先生不敌曾春亮,手部和背部多处受伤。

康先生回忆称,过程中曾春亮曾威胁,“不准报警,报警就杀了你们!”

康先生强调,自己一家人与曾春亮此前并不相识,当日报警后,才从作案人员处了解曾春亮的具体信息。为此,康家在家里装上了多个摄像头。但两天后,当康家亲属在家中清扫时又一次发现嫌疑人的衣物,再次报警。

8月8日,曾春亮再次潜入。早上7点,身着蓝色短袖的曾春亮出现在了监控视频内,他脑袋光溜,脖颈上挂一毛巾,手持榔头,将楼梯转角的摄像头扭转方向。

▲乐安县公安局在悬赏通告中发布的曾春亮照片。

当天下午四点,康月的姐姐返家发现家中三人倒在血泊之中。

康月称,当天早上在家的三名亲属均是遭遇榔头袭击,其母亲和父亲先后被锤杀,其七岁的外甥脑部遭遇了铁锤重击,至今昏迷不醒。而康月及其姐姐、康先生一家四口均因外出,方才躲过一劫。

8月14日,据媒体报道,康月的外甥已被转院到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医生告诉家属,如孩子能及时治疗,有希望恢复到遇害前的状态。

━━━━━

村民:嫌犯小学毕业外出务工,“又赌又偷”

在厚坊村,村民曾才令(化名)在今年7月上旬偶遇曾春亮。近二十年未见,曾才令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他,曾春亮“脑门光溜”,身着“咖啡色短袖和牛仔裤”,整个人的身形看起来比以往壮实了不少。

曾春亮给曾才令递上一根香烟,并告诉他,自己5月刚出狱,出狱后在浙江呆了一个月,这才返乡。曾才令便交代他,“出来了,就好好工作,别再混了”,曾春亮点头,二人寒暄了数句便错身离开。

此后曾才令经常在家门口看见曾春亮出入村庄,据曾才令了解,出狱后的曾春亮没有工作,大多时候借住在厚坊村哥哥家。

▲8月14日,厚坊村内,民警值守在曾春亮亲属房屋附近。新京报记者魏芙蓉摄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今年5月出狱后,曾春亮找到村里要求开办采石场被拒,村里介绍他去工厂上班,他觉得工资太低。也有山砀镇宾馆人员接受媒体采访表示,8日凶案之前,曾春亮曾有意入住,最终因无法出示身份证件被拒。

曾才令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年长曾春亮16岁,几乎是看着曾春亮长大的。曾春亮一家共有六个兄弟姐妹,“兄弟四个,还有一个姐姐是老大,一个妹妹是老小,曾春亮在家中排行第四”。

如今,曾春亮的五名兄弟姐妹中,除大姐嫁到邻村外,有三人都在浙江务工,而此前在村里居住的曾春亮大哥,也在案发后离开了村子,移居县城。

青年时期的曾春亮给曾才令留下的印象是,“性格蛮活泼,就是说话很粗鲁”。上世纪90年代,小学念完,还没读到初中,曾春亮便离乡外出打工,在曾才令看来,离乡之后,曾春亮开始“学坏了”。

 曾才令介绍,在厚坊村,有近七成村民都会选择去浙江务工,“都是一个带一个”。曾春亮21岁时,也跟随村民前往浙江,“正经的工作就是在浙江鞋厂做了三五年鞋”。因为家里有亲属和曾春亮在外一起务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曾才令从亲戚处听到曾春亮“染上了坏习惯”,“又赌又偷”。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资料显示,曾春亮曾两度因犯盗窃罪入狱。2002年,曾春亮因盗窃罪被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2009年刑满释放。出狱后的第三年,2012年,曾春亮又因伙同他人在浙江省台州市盗窃价值9万余元的银焊,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6个月。今年5月曾春亮才刑满释放。

  曾才令说,数十年的牢狱生活后,今年45岁的的曾春亮至今没有成家,在村里甚至没有自己的住房。

“今年是他父母走了的整20年”,曾才令在8月13日注意到,巡山的部队曾前往曾春亮父母的墓地,查探是否有近期到访过的痕迹。

两次命案的阴影笼罩当地。山砀村一名驻村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村中正积极开展联防联控工作,“镇村干部每天晚上都在村里巡逻,通过敲锣的方式提醒群众注意安全,同时对群众进行安抚工作,疏导群众的恐慌情绪。”

注:本文转载自新京报,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相关阅读:
zhongguogongchandang.png
buwangchuxin.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