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三农之声》栏目官网      中国乡镇企业协会乡村振兴工作委员会协办  
    2020年07月12日 08:14:30 星期日
首页 > 林草

林草

打了鸡血一般疯长,拔不完的这些“草坚强”,你都认识吗?

时间:2021-06-16 14:19 |编辑:三农之声|

  跟着记者去种地|打了鸡血一般疯长,拔不完的这些“草坚强”,你都认识吗?

  庄稼地不打除草剂,杂草疯长,农作物就会长不好。

  打了除草剂,其实也管不了多久,草坚强的东山再起,永远比你想象得要来快。

580×435

  杂草肆虐和近期雨水频繁密不可分

  下一场大雨,草就会疯长一批,上周拔得差不多的地方,又是一片郁郁葱葱。

  我种的红豆、绿豆、花生、番薯,都是除草剂一打就死的主,控草的物理方式就是覆盖黑色地膜,但覆膜需要铺设水肥一体的滴灌管道,露天旱地也没这条件。

  还是老老实实拔草吧,顺便来讲一讲我拔草的见闻。

580×435

580×435

  稗草

  地里最多最让人头疼的杂草,外形酷似水稻秧苗,名字叫稗草。

  打了鸡血的稗草,每天以惊人的速度在长个,最大可以长到1米多高,顺手就把地里个头矮小的花生、红豆和绿豆的阳光给挡得死死的,去除无处不在的稗草,必须要趁早。

580×435

  牛筋草

  稗草一拔了之,有些草拔都拔不动,最难搞排名第一位的就是牛筋草。

  牛筋草和稗草其实也挺像,区别是牛筋草是开心型的,喜欢趴着地长。

  这种造型的草,用手不好揪起来,它的根系又比稗草发达,抓地性特别好,我经常是拔了叶片,拔不动根系。我想牛筋草一定会嘲笑我:嘿嘿,我明天接着长。

580×435

  马齿笕

  并不是所有杂草都得一拔了之,地里马齿笕的数量也很惊人,不过我对它们非常友好,任由它匍匐生长,肆意蔓延,反正它们喜欢贴着地长,挨不了庄稼什么事,留着它夏天还可以给土壤遮阴、降温、保湿。

  在很多地方,马齿笕是一种野菜。

  去年疫情期间,我去杭州良渚一个菜篮子基地采访,种青菜的大棚里,满地都是马齿笕,农户还拔了些送给我,说焯水以后凉拌,酸酸脆脆的,味道不错。

580×435

  火炭母

  叶片中间有点点炭色的杂草是火炭母

  地里这种草并不多,只是它的茎秆是很好看的红色,我有特别留意。它是一种蓼科植物,据说还是一味清热解毒的中药。

580×435

  小蓬草

  田野里的鸡毛掸子小飞蓬,估计大家看着眼熟,只是叫不上名字。

  小飞蓬也叫小蓬草,是菊科植物,旱地边的水沟两侧,一根根长得1米多高,插满地都是它,比牛筋草有过之而无不及,要拔掉它几乎得费上人吃奶的劲。

   

580×435

  别人当宝,我当草,地里最奇葩的杂草是向日葵

  去年地里散落的向日葵种子,今年自己冒芽了,玉米地、花生地里都是向日葵苗。

  据说,一朵向日葵,现在花市要卖8-10块钱,为了种好庄稼,我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注:本文转载自百姓中国周刊,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相关阅读:
zhonghuadajiangtang.png
滚动快送
hongsewenhuayinling.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