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这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三农之声》栏目综合融媒发布测试平台!
2020年07月12日 08:14:30 星期日
首页 > 种业

种业

如何解决种猪“卡脖子”难题?中央一号文件布局打好种业翻身仗

时间:2021-02-22 18:03 |编辑:央视三农之声|

u=1638631465,2351735432&fm=26&gp=0.jpg

 2月21日,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正式公布。

 这份题为《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的文件,是21世纪以来第18个指导“三农”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

 延续2020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精神,2021年一号文件明确提出,打好种业翻身仗。深入实施农作物和畜禽良种联合攻关。实施新一轮畜禽遗传改良计划和现代种业提升工程。

 2020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2021年要抓好的重点任务包括“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立志打一场种业翻身仗”。随后,中央农办主任、农业农村部部长唐仁健在调研时表示,加快启动实施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缩小生猪等品种和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确保重要农产品种源自主可控。

 事实上,在遭遇非洲猪瘟两年多,中国正在逐渐恢复生猪产能之际,2020年中国进口种猪超3万头,创历史新高。这背后事关如何解决种源“卡脖子”的问题。

 解决种猪问题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尽管官方数据显示全国的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都在稳步增加,均已恢复至常年水平的90%以上,但根据业内反应能繁母猪的增量并非全部为二元母猪,而是有相当一部分为三元母猪。这使得能繁母猪的种群质量严重退化,后代商品猪饲养成本上升,品质下降。

 湖北省农业科学院原院长、武汉金玉良种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定富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种猪才是解决种源“卡脖子”、打赢种业“翻身仗”的重中之重。原因既有关于中国生猪的六个“第一”,有其重要性,又在于非洲猪瘟疫情之后稳产保供政策以来,存栏能繁母猪种群严重退化,有其紧迫性。这六个“第一”,分别为每年的生猪出栏量、猪肉消费量、猪肉进口量,均居世界第一。此外,生猪产值占第一产业产值的比例、国人每年猪肉消费占肉类消费的比例、外国猪品种占每年生猪出栏量的比例,也均为第一。

 值得关注的是,在非洲猪瘟暴发前,正常来说,每年种猪进口维持在1.5万头-1.8万头之间。然而,2020年一年的种猪进口量相当于此前两年的进口量。

 刘定富称,水稻、小麦等口粮作物种子没有被“卡脖子”,不需“翻身”。大豆进口虽然屡创历史新高,但囿于国土水土资源有限,即便是转基因大豆单产提高,也无法在国内大面积种植,实施进口替代战略。不论是从长远来看,还是从实际来看,重视缩小生猪品种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应为当下切实举措。

 广西扬翔股份有限公司养猪事业部育种研究中心总监赵云翔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作为农业大国,育种技术是国家核心关键技术之一,是保障我国农业生产安全和提升国际竞争力的关键举措。

 他提到,一方面,中国长期从国外大量引种,久而久之形成了“引种-制种-退化-再引种”的被动局面。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种猪育种所存在的较大差距体现在育种的各个环节。另一方面,非洲猪瘟疫情给中国的种猪育种工作也造成了较大影响,不仅种猪质量锐减,育种意识也受到冲击。

 这是因为在当前形势下,防控非洲猪瘟疫情成为行业内的首要工作。在种猪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很多猪场被迫选育三元母猪做种用,导致整体生产指标下降,猪群结构也受到影响。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也在2020年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原种好,猪就长得好;原种不好,猪有可能就长得不好,所以说育种非常重要。假如洋种猪真的断供,首先体现在饲料转化率会变高。原来2斤多饲料长一斤肉,今后可能要4斤、5斤长一斤肉,这会增加粮食消耗。”

 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2020年种猪进口量创历史新高,这说明非洲猪瘟对中国种猪产业造成严重影响,导致在生猪产能恢复过程中,将大量的商品肉猪留下来用作母猪,种猪品质、繁育成绩都有明显下降,使得整个行业的生产效率大幅下降。

 作为整个生猪行业的“引擎”,种猪在产能恢复的关键阶段,对于推动产业可持续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赵云翔称,从短期复产需求和长期发展需求来看,解决种猪育种的“卡脖子”问题,都是必要的,这也是中国从养猪大国走向养猪强国的必经之路。要打赢种猪“翻身仗”,除了要有国家政策的引导和支持,更在于企业的参与和创新,企业才是育种的主体。因此,如何在政策层面、市场层面激发企业育种的积极性,创新育种技术提高效率,克服非洲猪瘟等疫病的影响,是打赢这场“翻身仗”的关键。

 奋起解决种源“卡脖子”问题

 受非洲猪瘟疫情的冲击,这两年来,二元母猪供不应求,加之大型集团复产扩产态势迅猛,更加剧了市场的供需矛盾,大多数猪场使用三元母猪承担生产小猪的重任,是权宜之计。

 赵云翔解释称,这也是短期内保证猪场正常生产运营的“出路”,三元母猪做种虽在短期内能提升产能,但其繁殖能力差(PSY降低5头左右)、周期过短等缺陷一度成为我国养猪行业产能恢复的阻力,所以市场对优质种猪的需求依然迫切。

 他说,“我们要正视这样的现象,既要看到这是养猪业在一定时期内为恢复产能而不得已采取的措施,也要去思考着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非洲猪瘟之后,中国种业“卡脖”现象更加严重,矛盾不断凸显。要破局的话,根本举措还在于加快推进生猪育种工作,培育出更多优质种猪来满足市场需求。”

 此外,基因育种在2021年将会成为养猪行业普遍重视的问题。赵云翔称,育种水平直接决定了产业发展的高度,自从2013年引种以来,扬翔一直进行自主育种创新,实施数字化育种体系和基因组育种体系,种猪性能在行业领先水平。未来还要实施智能化育种,提高育种效率和技术水平。

 谋易咨询首席顾问王中称,养猪业对种猪相当重视,考虑到牧原、温氏、新希望等国内养猪头部企业,都在扩大二元母猪的存栏量,积极加强育种工作,中国养猪业种猪退化的趋势不会出现。

 不过,冯永辉称,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是短时间内马上就能搞出来好的品种。因为生猪的育种时间很长,通过扩群遗传来选育出好的种猪,需要一定的种群规模,还需要长期的选育。

注:本文转载自央视三农之声,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相关阅读:
zhongguogongchandang.png
滚动快送
buwangchuxin.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