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这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三农之声》栏目综合发布平台!
2020年07月12日 08:14:30 星期日
首页 > 乡村旅游

乡村旅游

十一北京西北自驾游,河北怀来镇边城,探秘一座“活着”的石头城

时间:2020-10-06 06:43 |编辑:央视三农之声|

650×465

       在北京周边的群山中藏了许多古城,有延庆双营堡,河北横岭城,还有著名的怀柔迷你鹞子峪……

       如果说这些古城古堡每一个都独具特色,那么河北怀来的一座镇边城,就是其中最值得一看的,那里满街满巷都铺着各种石头、石板,那里的一千多村民都有同一种传奇的身世……三街六巷七十二胡同,光阴流变北京城已建得我们越来越认不出,但那里却像时钟已停止,到处都是“老”的痕迹。

650×941

       从北京出发开车80公里,一路群山。在这样寒意渐浓的十月初,在北京西北,山风朗朗与明亮刺眼的阳光中,我想起边关、塞北、狼烟、敌楼这些曾动荡悠长、烽火绵延的传奇。北京城自古就被草原游牧侵扰,只要一遇气候变冷,水草不丰,他们就骑马南下进中原抢掠。如今京城以北,延庆周边还能看到很多断断续续,颇有古意的长城遗迹。

河北怀来镇边城,就是这众多拱卫京城的防御工事中非常特别的一座。

650×449

       来到古城脚下已临近中午。山风小了,太阳光比城里更亮,暖暖照在身上,我深吸一口气,草木青青沁人心脾。东城门守在国道边,一下车就能看见城上“镇边城”的三字匾额,朴素古拙,透着遥远的气息。

       古时这个城原有南、北、东三座城门。据说曾经南北两门都带瓮城,北门有一赑屃驮碑,南门也立过精美的牌坊……可惜,后来两城门被毁,只留下今天的偏门——东城门。

       东城门已重修过,可门券却是老的。城砖几百年,不知多少人曾从它身下走过。卖杏的大爷热情的指着地“这地下可都是石头车辙,抹上水泥了,你看不见。”站在古老的门券下,我看到城池背后苍翠的青山,汹涌澎湃的绿笼罩着整个古城。再往前会看到什么?站在券门下涌进的山风里,我已迫不及待。

650×504

       古城主街就在城门西不远,南北相通两旁种满槐树。这是一个边关小城,主路平坦,而两边的房子却是依山而建,时高时低自由随意。胡同里石板路,石房子,院墙,屋顶,老百姓就地取材把石头发挥到了极致。难怪当地人又叫这里石城。

       沿主路“探秘”,在最北端我找到了当年北城门的瓮城遗址。说是瓮城其实并不大,隐约能看出当年马蹄形的轮廓。在不到两米高的夯土墙上浪漫的生长着野藤和荒草。如今,古老的瓮城俨然已成了老百姓停车与堆放杂物的“小院”。一堆沙子,几捧干柴,三蹦子,小汽车……要是当年守城将领看到今天的瓮城,会生气它的破败呢,还是羡慕今人再不必征战,过上了和平生活呢?

650×447

       古城建于明代,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冷兵器时代,这里是驻扎兵马,储存粮草,支援周边战事的“大本营”。在粮草棉衣都极度紧缺的几百年前,很难想象此地和周边烽火台上的士兵在冬季是怎样备受煎熬。

       主路两旁有保存完好的宅院。如意门,石鼓门墩,有的甚至还有美丽的万字纹砖雕,雕花影壁,砖砌的四合院……这种气势完全不输京城的内宅,可见明以后在镇边城失去昔日军事防御的功能后,这座要塞已变成了市民生活的村庄。于是古庙,戏台,店铺……古城里的三街六巷七十二胡同也曾好不热闹。老爷庙、寿星庙、庵庙、城隍庙、山神庙、娘娘庙、大佛寺、龙王庙、真王庙、火神庙、魁星庙……今天仅留下一座大佛寺,它院内有棵四百年老松,可惜这次来我无缘一见。

650×478

650×490

       在主街东西侧向两边伸展的是鱼骨一样的小巷。小巷按山势向上或随着一个土丘盘旋停止。这里的房子多数都低矮原始,土坯、石板和荒草。但是在小巷里我也遇到了几座古意十足的雕花影壁。当年,富户们把最美好的祈愿都刻在了上面,即便时光游走到今天,它们也能给人带来惊喜。

650×840

650×476

       现在的村民多数都是当年守兵的后裔,世代繁衍逐渐派生出自己独特的口音,既不像河北话又不像延庆口音。“你上城墙去看看”没想到刚才门洞里和我搭话的大爷还在那里,绕了一圈我正要走,他又热情的给我指路。

650×434

       这是一个很陡的大斜坡直抵城楼。站上城墙,我俯瞰古城内层叠起伏的屋顶院落,崎岖的鱼骨路,还有一重重大大小小的树冠。它们被连绵的山势合拢着包围着,被高阔深蓝的天空覆盖着,远处有著名的笔架山,有残长城,有忽远忽近的流云……

       也许几百年前,一个士兵在深秋的十月,也曾这样站上城墙向远方眺望,那时候的笔架山是否也这样秀丽?大山那边是否望到了家乡?那时天应该更蓝,十月据说更冷,毕竟明朝遭遇过小冰期……

650×434

650×481

       此时,周遭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只有山风吹得更大更猛。一座边关古城经历时间与人事,走过了世代的更迭,我看到的,有多少是曾经真实的痕迹?又有多少是后人生活的结果?

       这便是河北怀来的镇边古城。它的“美”不是图片中一刹那的捕捉,而是可以低头寻觅,发现城中某个角落的留痕,融入日常的历史,还有繁衍生息的平凡。不同于很多景点的“人工痕迹”,这里才是“活着”的古城。

       出了城,我买了大爷手里的杏干。带在车上杏肉飘香,山间一缕红橙的夕阳照着土路,它夺目的金色与粗粝的泥土交织在一起,风停了。

注:本文转载自央视三农之声,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相关阅读:
zhongguogongchandang.png
buwangchuxin.png